漫步者#時尚地帶's Archiver

ckinnewwy8954 發表於 2013-2-19 11:04

徒步黃山—震撼之旅

徒 步 黃 山

    ——黃山留給我的除了震撼還是震撼!

    我們是在淩晨三點進山的。天黑得墨似的,風使得周圍的黑影鬼魅般地晃動。臺階還算平坦,不知道從那裏傳來的水聲在夜裏格外刺耳。一行人滿身裝備穿行在黑暗中.....

    天色由漆黑轉為淡灰,猙獰的樹影漫漫清晰了。天轉眼間就亮了,這才看清我們是沿著一條峽谷穿行的。深遠的峽谷裏清冷的空氣涼爽提神,大夥一個個神采飛揚。蟬鳴,水聲,鳥啼.......穿過樹葉的陽光照得溪水盈動著奇彩光斑,一切都清晰起來。路上沒有其他人遊人,山間漫著一層簿霧,順著峽谷還是可以看得很遠很遠,一層一層的山峰重重疊疊。溪水不大,水流的聲音在這時卻悅耳起來了。

    從釣橋庵到鬼屋的路雖然曲折,但還算平緩。那是一條沿著溪流迂回的人工山道,平整開闊的臺階緊貼山體。有的地方實在太陡,乾脆就往裏鑿開一條一米多寬的槽,外側按上粗礪的條石做成欄杆,牢固協調。頭頂的岩石往往凸出去好遠,陽光照不進來,石壁透著寒氣。遊人行走在這些地方,涼爽而且安全。最難得的是,細心的工匠在你想要休息或是看景的地方總會為你準備好石桌石椅,好多地方你坐下來剛一抬頭就會被眼前的美景驚呆......腳下的溪流時高時低,透亮的溪水發出清脆聲音,除了水聲,這穀中就只有蟬鳴。停下休息的時候,對著遠山猛喊一嗓子,夢幻般的回音能悠揚好一陣子。

    鬼屋其實是一個選址非常好的建築,背後靠山,前面臨水。左邊是雲遮霧繞的峽谷,右面轉過一座石橋有一線纖細瀑布,水柱在如煙的細霧中飄然而下,在凸出的岩石上撞出潔白的水花。旁邊的植物被它滋潤得分外繁茂,要不是鬼屋的名字,這裏還真是可以說是美不勝收的。

    自鬼屋向上的路和前面就截然不同了。好在大家休息了二個小時,養足了精神。阿拉丁帶領的第一梯隊已經上去了,我和阿拉伯、丁丁、小豬落在後面。一眼望到盡頭全是臺階,傾斜度大概在70度以上,我們在迅速向上攀升高度。過不多久回頭再望,鬼屋和小石橋都已深深落在穀底成了盆景,剛才還翹首仰望的山峰已經踏在了腳下。

    黃山少有成片蔽日林蔭,登到一定高度,也就可以看到很遠很遠。腳下一覽千裏盡是雲生霧起的溝壑,眩目的陽光無私地揮灑在山間,灰白的山石與青松明暗互襯,交相生輝。站在高處,讓你不由生出萬裏山河盡在腳下的豪氣。

    黃山的松確實和別的地方不一樣,他們約好似的一律向一側生長。每棵樹都有自己精選的位置,或懸崖、或峭壁、或絕頂、或幽谷......`相互呼應,但絕不成群。遠遠望去,怎麼看都象張開臂膀歡迎遠道來客的主人。和松一樣,黃山的石也很特別,它們一堆堆地裸露在陽光下,發出青色的暉暈,有的象猛獸靜臥、有的象老者觀景、有的象頑童嬉戲、有的象村姑遠眺......`還有的你雖然一時看不出它們象什麼,但你總會覺得它們似乎不是一堆石頭。越是觀摩越會奇怪,自然會有一串串無邊的遐想。

    隊伍拉得越來越長,前面的人已經走遠了。穿著拖鞋的阿拉伯轉眼也看不到了,我一直擔心他會不會是被山風吹走,禦風遨遊去了。山上的風也真是奇怪,你正陶醉在風和日麗裏欣賞美景,突然就會有一陣橫風不知從哪個方向吹來,直令你心驚膽戰。風雖然涼爽,但還是止不住汗,丁丁胸前的小包已被他的汗水濕透。帶上來的水也都已用完,鬼屋上來看不到水源。

    好不容易總算爬到盡頭。剛想鬆口氣,猛一轉頭,看到的卻又是一眼望到盡頭的臺階,比前面的還要陡。喘口氣,弊足了勁,再往上爬......`咬著牙挪到頂,轉過頭還是看不到盡頭的臺階......如果說開始大家還充滿信心盼著儘快到達山頂的,經過幾次這樣的打擊以後,大多數人已不再期盼前面是什麼地方了。只是機械性地拖著步子,埋著頭一步步地向上移。也不知道是被滿眼的美景震住了還是太累的緣故,到後來抬頭遠眺,我已經只能發出一聲“哇~~~~~~”的驚歎!是震撼,我相信大家也只有這種感覺了。

    終於看到水了,前面的人坐在那裏等我們。那是順著岩縫向外滲透的一滴一滴的水珠,聚在一個比碗稍大的石坑裏。雖然少,倒還乾淨。先到的人已經取了不少水。

    我是手腳並用爬上來的,小豬和和丁丁已經落下大概有半個小時路程了。自山下上來,除了奇峰怪石、蒼松雲海給我的震撼外,最讓我感動的就是這自始至終的臺階了。纏繞在山體上的這些臺階一次次地感動著我。你無法想像在這樣的懸崖上,這樣絕壁旁,先人是如何一錘錘、一層層地開鑿出如此漫長的臺階的。臺階的兩邊或一側還要開出水槽,每隔七、八級臺階還有一條橫向導水溝。大概是怕下雨的時候上面下來的水會越積越多,下麵臺階上的行人會無法躲避。有許多地方陡峭得連欄杆都無法安裝,他們就向下開出一米多深,人走在槽裏,非常安全。我們現在積水的地方,就是一條夾在兩個山峰間的狹窄深槽。兩面刀削般的岩壁足有十幾米高。下麵是人工開鑿的,僅容兩人交錯通過。由於是北坡的原因,道上濕漉漉的,前面是不見底的深谷,涼颼颼的風從對面撲來......

    終於到步仙橋了,但我的意志幾乎被大山徹底摧垮了,完全沒有了征服的興奮。步仙橋實際上一座架在兩片靠近的懸崖間的石橋。先人在兩面岩壁上各開一個洞,然後在兩洞之間架上此橋。之所以叫它步仙橋,我想其中的一個原因也許是因為它太高太險了,一般的人很難到達這個地方,站到橋上你幾乎就會覺得自己已經成仙了。

    實在太累了,這正是一個休息的好地方。躺在橋上美美地睡一覺,或許還可以聽到神仙的私語呢,我這樣想著就進入了夢鄉......一群韓國遊客把大家吵醒了,看著他們嘰嘰喳喳指點我們美麗的河山,阿拉伯一臉的自豪,仿佛是在客人面前炫耀家藏的寶物。

    步仙橋下去除了我們來的那條路,另外還有兩條:一條通往西海,另一條去天海。我們決定往天海去,後來證明我們的選擇是對的,那條道好走,也近些。不到5點大家就趕到天海了。終於又見人煙了,沒想到這時山上還有那麼多遊客。老老少少的遊人成堆地擠在一起,熙熙攘攘。人多了是道風景,有時卻也敗興,這裏完全沒有了先前那種野趣。

    卸下行裝,就地休整紮營。趁大家做飯的時間,我和左旋準備沖光明頂。

    光明頂1840米,是僅低於蓮花峰的第二高峰。站在光明頂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蓮花峰,就如它的名字一樣,蓮花峰象一朵巨大的蓮花盛開在雲霧裏。而它的左邊的兩個連在一起的山峰分明就是一頭緩緩移動的駱駝。光明頂上的人很多,都是來看日落的。老天卻不作美,大團的雲在天邊翻騰,太陽始終不肯露面。早早占好位置的遊人遲遲不肯散去......

    沒看到落日,我決定去看一下不遠處的飛來石。左旋的腿開始抗議了,他只好回頭。轉過幾個彎,只見一塊碩大的石頭突厄地立在懸崖上。遠遠看去,搖搖欲墜的樣子。好象一陣風吹來,隨時都會掉入深谷。這樣一塊巨石,這樣的停在這樣的地方,除了是飛來的,你再也想不出會有任何其他可能了。

    山裏的天黑得快。就象一個亮著燈的房間突然斷了電一樣,林間一下子就暗了下來。我快步向大本營趕去,山頂忽然飄起了細雨,中午三十多度的氣溫一下降到二十度左右。

    山裏的夜格外涼爽。吹著野風,喝著阿拉伯的噴香的茶,真是遐意極了(開水是阿拉伯和丁丁花了二十元錢費了好大的勁從看廁所老頭那裏騙來的)。其他人早已進入夢鄉,不知道半夜嗚嗚的松聲吵醒他們沒有。

    第二天早上和小豬、拉拉再沖光明頂,想上去看日出。然而太陽仍然沒有賞臉。

    清晨大家感受到真正的雲海了。去鼇魚洞的路上有好多光滑的巨石。走在在些石頭上,你可以分明感覺到一片片潮濕的雲向你撲來。看著象煙,卻一點也不嗆人。稍有不小心,風裹著雲就會把你帶下去兩三步。誰也不敢靠近懸崖了。大家就置身於這海中,不一會連衣服都濕潤了。

    鼇魚峰過來,遊人又多了起來。背推著背,密密麻麻的盤旋在山道上,老遠看過去就似一條緩緩蠕動的巨蟒。由於第一天的強度太大,包括左旋在內的五個同志實在堅持不住了,他們要坐纜車下去。過了蓮花峰,他們就和我們分手了,並且幫我們帶走了許多重裝備。以至於後來丁丁直嚷包包太輕,要找個人背下山去。

    那棵著名的迎客松長在一塊不算太大的岩石上, 有著與滿山其他的松樹一樣的性格——孤零零地豎在外側最險的地方。樹冠青翠有力,聽說黃山每年要花好多人力物力來保護這棵樹。上百人在下面排隊與它合影,我想沒有那個明星在這方面可以與它比擬的。

    迎客松下來天都峰就在眼前了。上天都峰的臺階,說它是一架天梯一點也不過分。筆直的從上到下猶如一條拉練。我的腿也開始疼了,誰也沒有勇氣再去爬了,只能遠遠的站著仰頭興歎。

    上山容易下山難。和上來時一樣,經過數不清的峰迴路轉,仍不知道終點在那裏。雙腿的關節和肌肉疼得你恨不能倒立著下去。看到我們的車時,再也不想挪動半步了。

    這次黃山之旅,真是累到了極點。但比起它給我們的震撼,這些累卻又真不算什麼。和小豬一樣,下次也還是要來,而且還是要爬。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